當前位置:首頁 > 問道

《問道》仙途相遇,一定是特別的緣分,欲拜仙門

分享到: ? ? ? ? ? ? ?

原標題:《問道》仙途相遇,一定是特別的緣分,欲拜仙門

第二章:欲拜仙門

(上回說到,華陽真人送顧焱去多聞道人那里……)

那霞光刺得人直睜不開眼睛,待顧焱反應過來,已是到了多聞道人所居之地,他壓下心中的驚訝,忙跑到院子里去,正欲喚多聞道人,但見多聞道人正在院內直直地站著,目光投向遠處,口中低聲呢喃著,“世道又要不安寧了,可惜當年我,哎……”

多聞道人見顧焱前來,微微側過身子,嘆道,“小焱兒,你怎么來了?如今小鎮周圍妖魔出沒,雖有我等勉勵維持,但仍有不少人員傷亡。你雖有兩把力氣,但對上妖物并無大用,還是快快躲起來吧!”

“躲?黃學究曾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顧焱略愣了下回道,隨后將前后的事情告知了多聞道人,多聞聽罷,陷入了沉思之中,而后顧焱又道,“只是晚輩頗為不解,小鎮安寧這么多年,怎會突然便妖物橫行了?”

“近日地脈震動,引得大量妖物前來。貧道懷疑是有人故意聚集妖物,似乎在施展什么上古秘術。此等不顧生靈死活之舉,真是害人不淺啊!倍嗦務f罷,忽的面色一緊,似是收到了什么傳訊,忙對著顧焱道,“情況不妙!妖物之事似有修士在幕后推動,看來得與鎮上的幾位散修商量一二了!”

“什么?竟有此事!”顧焱一臉訝異,而后正色說道,“道長,如今小鎮面臨劫難,晚輩豈能袖手旁觀!還請道長吩咐,讓晚輩為鎮子盡一份力量!”

多聞道人面露一絲微笑,道,“也好,先前已有不少散修自發組織起來,鎮守在鎮子四方。奈何妖物眾多,一時間難以面面俱到。為此,貧道還遣派花姑子前往收集物資,以協助諸位同道一起抵抗妖物入侵。只是花姑子遲遲未有消息,還請小友前去詢問一二!

“晚輩這就去!”說罷,顧焱便點了下頭,轉身出了院子,往那花姑子所居之地跑去。

這花姑子非人,乃是一獐子精,修行百年化作人身,生的一副花容月貌,性情溫和,對鎮上的人也是極好,不少人也曾受過其恩惠,據說若是她潛心修仙,不出五百年便可百日飛升。但卻不知為何貪戀紅塵,停留在這攬仙鎮上,實在是令人費解。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顧焱便見到了花姑子,并道明了來意。但見花姑子秀眉一皺,有些遲疑,道,“多聞這老牛鼻子,好不地道!奴家被他使喚的忙昏了頭,竟嫌這嫌那!奴家前前后后,好不容易收集起來的物資,片刻便被他們這些牛鼻子用的干干凈凈!況且鎮子周圍還有妖物潛伏,哪有那么多的精力?”

顧焱還未回話,竟見花姑子身后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批妖獸,為首的乃是一只三首妖狼,身形甚大,身后跟了不少幽狼,難道妖獸這就闖進來了嗎?他深吸了一口氣,中氣十足的吼道,“小心身后!”

花姑子聞言一驚,忙轉過身去,見到這妖獸的陣勢也是倒吸一口涼氣,但其又很快鎮靜下來,冷聲道,“無知孽畜,竟敢禍害人間?哼!今日定要讓爾等來得去不得!”

想來這花姑子有些道行,這些妖獸也不足為俱。顧焱如此想著,便松了一口氣,只見花姑子祭出一塊黑色的令牌,道,“急急如律令,敕--”

顧焱本以為這令牌會大放異彩,放出些什么光芒之類的,但這令牌卻遲遲沒有反應,一旁的妖獸則是在慢慢的逼近,花姑子與顧焱一邊往后慢慢退著,一邊憤憤道,“咦……難道是這法術不靈了?多聞這老家伙,盡收藏一些破爛玩意兒,這下坑慘我了!”

“花姑姑,都這個時候了,便不要再罵多聞伯伯了,還是先想些其他法子吧!鳖欖陀行o奈的回道,花姑子一跺腳,將那令牌一扔,另取出一炷猩紅的香來,雙手極為恭敬的捏著,道,“這次若是再不靈,日后我定饒不了多聞那老頭子!”

“天靈靈,地靈靈,天兵天將我來請,破!”待其說罷,那一炷香憑空化作了一道紅煙,而后從天而降一陣金色雷電,雷聲過后,但見花姑子面前出了一個全身猩紅的天將。

這天將身著盔甲,手持長矛,雙眼無神,全身泛著紅光,看起來甚是威嚴。天將也不曾言語,挽了一個槍花,將手中的長矛向那些妖獸投了過去,破空之聲響起,而后這長矛霞光一閃,發出了萬千紅絲,徑直從妖獸身上穿過,那些個妖獸連嘶吼都未發出便化作了飛灰。

一旁的顧焱看的目瞪口呆,心中對修仙的向往又多了幾分,一時有些心馳神往。待著一切做罷,這天將轉過身來看了顧焱一眼,身體便化作了虛無,顧焱被其一看,猛地一驚,便回過了神。

“哎呦,這還真管用,嚇死我了……”一旁的花姑子慶幸道,花姑子轉過身來看向顧焱,略嘆氣后道,“顧焱,先前多聞那里聽說不少人受傷,特命奴家收集一些療傷的藥材。眼下看這情景,華陽真人那里估計也是舉步維艱了……”說著,花姑子入屋內取出了一個包裹與一木盒,道,“這些藥材,乃奴家多年積攢下來的,配上一些固本培元類的丹藥,就可以緩解修士元氣的損耗。事急從權,這些物資也全給你了!

花姑子將包裹遞了過去,顧焱忙接下,花姑子又道,“你先去王老板那里討要一些丹藥,然后一起送往華陽真人那里吧!”

“但聽差遣!闭f著,顧焱便拿著東西,往王老板那里走去。待到了藥店,顧焱說明來意,王老板略一愣,便從角落里取出來幾瓶丹藥交與了顧焱,顧焱連聲道謝,但其見王老板身形蹣跚,便忍不住道,“老人家且慢!眼下妖魔入侵,雖然大家竭力抵御,但未免不必要的損傷,老人家還是快快躲起來吧!”

王老板連忙擺手,“小家伙倒是仁善,不過老頭子一把骨頭了,半截身子已入黃土,也就無所謂了。倒是這藥店卻要緊的很,老頭子或許還能幫上一把……你且去罷!

顧焱本欲開口再規勸,但見王老板神態堅決,便不再言語,轉身往華陽真人所守之地,待顧焱到了目的地,便見許多修士席地而坐,面色蒼白,顯然是氣血虧損。

“可是花姑子派你前來的?”華陽真人見顧焱到來,不由得面色一喜,顧焱點頭示意,“那她可有訊息傳來?先前聽其籌備了一些藥材,可有著落?”

“自然是有的,真人稍等!闭f著,顧焱將手中的包裹放下,將藥材與丹藥分與了旁人,其忍不住道,“真人可知這些妖物的來歷?我等可否安然脫險?”

“此事說來蹊蹺的很,貧道輾轉此地多年,從未見過此等妖物。若是一般頭腦簡單只知殺戮的妖物倒也罷了,但像這樣有靈智有組織的妖物卻是第一次……”華陽真人輕嘆著回道。

“如此說來,這些妖物定是不簡單了?”

“那是當然!如今這妖物,因有魔氣護體,普通刀劍難傷,又懂合擊之術,疑似有人操控,否則,單憑區區一些妖物,能奪了散修性命?

聽聞已有妖物闖入鎮內,小友還是躲避一下吧,對了,已有修山護送大家往前無塵觀,你奶奶也在其內,小友還是快快前去吧!”

“也好,我這就去!敝獣阅棠唐桨矡o事,顧焱總算是安心了些,便往無塵觀的方向走去,待其還未到無塵觀之時,便聽見一陣獸吼廝殺之聲,顧焱心猛地一沉,暗道一聲不好,拔起腿來便往無塵觀內跑去。

待其到觀口,顧焱便看見一頭巨大的狼王與修士爭斗著,狼王四周還有數十只方才見到的三首妖狼,正與鄉親們廝殺著,那些鄉親們雖是未習武,但仍是與這些妖狼們奮力廝殺著,不少人身上已經掛了彩,甚至已有人倒在地上,顧焱一見,不由得紅了眼,抄起背后的弓箭便往那狼王那射了三箭,而后拿起一把斧頭便朝著狼王砍了過去。

顧焱與鄉親們雖是斗志昂揚,但奈何實力懸殊過大,顧焱漸覺體力不支,忽的上空閃過一陣五色霞光,降下好大一朵祥云,祥云之上站著一位白袍的女道人,其身后則是站著幾位隨從,祥云一降,鄉親們不由得緩緩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妖狼們眼中也閃過一絲恐懼。

其中一隨從道,“真人所言不假,這里果然有妖孽作祟!”

那女道人回道,“無知孽畜,害人不淺,當斬!”說罷,這女道人便一揮拂塵,萬丈金光猛地爆發出來,瞬間便將那些妖狼化作了飛灰。而這道人與隨從們也便輕飄飄的從祥云上落了下來。

顧焱心中滿是向往,不由自主的往那道人那里走去,這道人見顧焱前來,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番,道,“小家伙膽量倒是不小!你可知道,那頭狼王可是有著上古魔族血脈,兇殘暴戾,強橫無比,已有不少散修命喪齊爪了!”

“啊……當時,沒想那么多……就上了……”顧焱聽罷,心中不由得一陣后怕,“那……鄉親們……”

這道人微微一笑,道,“些許妖物,就算有些魔氣加持,那又有什么打緊?既然我們來了,小鎮自然無事了!闭f著,這道人信手一揮,幾位隨從便匆匆而去。

望著他們匆匆而去的背影,顧焱心中不由得一陣羨慕,“這……”道人見顧焱囁嚅其詞的樣子,微微一笑,“怎么?你有事?先前見你戰狼王時十分英勇,怎么現在卻有些瞻前顧后了?”

顧焱被點破,便覺得有些羞澀,但見道人鼓勵道眼光,便放下心來,道,“真人,晚輩……晚輩……想拜你為師,學習修仙之道……”

喜歡的朋友加個關注喲,每天持續更新,想玩問道的,都快來注冊吧,5G時代快來了,游戲又會上一個新的臺階吧,有什么想法都留在評論區吧!

解說吧微信公眾號:yimasm
關注解說吧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