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解說 > 游戲新聞

【閔玧其】禁地(Agust D is back)

分享到: ? ? ? ? ? ? ?

楔子:

? 她出發前,腦海中一直循環著一句話:“Agust D is back.”

關于閔玧其

? 在這個灰色地帶,他就是唯一的光

?

正文:

? 硝煙,罌粟殼,紅燈街,熱帶雨林連綿的陰雨,街邊隨處可見的吞云吐霧……這是這里的常態。

?

? 一聲槍響打破了三年來的寂靜,高腳屋上有人單手轉著左輪,腳踩在地上那男人的肩上,突然停了手上的動作,幽深的槍口對準了男人的太陽穴:

?

? “告訴他們,Agust D is back.”

?

? 臥薪嘗膽隱忍負重的三年結束,他似是鳳凰浴火歸來,重新接管了這片土地。一個看起來瘦弱的亞洲男人,在這片魚龍混雜的土地上重新書寫他的神話。

?

? ……

?

? 閔玧其回到家中,他還住在三年前那套別墅里,這是小鎮上最好的一套房子,他想那男人之所以三年間沒有將他占為己有,不過是因為親眼見證自己‘死’在這里。所謂做了虧心事,就怕鬼敲門。

?

? “閔先生,您回來了!

?

? 旋轉樓梯上輕微的響動就足夠引起他的注意,更何況是小姑娘特意加重了腳步,腳鏈紅繩上的鈴鐺叮咚作響,像一只花蝴蝶一樣踩著輕快的步伐一路旋轉而下。

?

? 她在他面前兩步之遙收住了腳步,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想象之中的投懷送抱讓閔玧其有些失望。

?

? 是了,這房子還是與三年前有了變化。

?

? 向來視女人如猛虎的Agust D,也學會了金屋藏嬌。

?

? 閔玧其不動聲色地背手將槍藏起來,突然伸出手迎她,與溫柔的動作相反的是他云淡風輕的神色:“過來,讓我抱抱!

?

? 雅楠吃了一驚,心中一跳,回過神來乖巧地走近他的懷中,側臉親昵地貼在他熾熱的胸膛, 摟住了他的勁腰。

?

? 他至今唯獨沒想明白雅楠在他身邊的定位,相識也是荒誕可笑。只不過是如出一轍被人送來的女人,卻敢拽住他的衣擺:“求您了,如果您不肯收下我,我會被他們玩死的!

?

? 閔玧其對此不屑一顧,他若是這樣的好心人,早就被那幫老頭子塞滿后宮三千了。

?

? 他提步欲走,卻不想小姑娘大庭廣眾之下半點面子不給他:“聽說您不近女色,到底是不感興趣還是根本就不行呢?”

?

? 身邊一圈人被她大膽的行徑嚇得倒吸一口冷氣,閔玧其被氣笑了,手下們唯恐殃及池魚,正想趁著他發怒之前把小姑娘拽走,卻不成想閔玧其坐在沙發上朝她勾勾手指。雅楠會意,瞬間卸了渾身的刺走向她,蹲在他的腿邊,抬頭看向他的目光純良而乖巧,哪有剛才半分的跋扈,

?

? “那你就留下來試試,我行不行!

?

閔玧其嘴角帶笑,說出來的話一字一頓,不輕不重剛好能讓在場的人都聽見。大家眼觀鼻鼻觀心佯裝未聞,蹲在地上的小姑娘卻著實紅了臉。

?

? 不過,留在這里面對陰陽怪氣的閔玧其,也好過被拖出這棟宅子接受既定的悲慘命運。

?

閔玧其

? 傳聞Agust D抱著那被留下來的小姑娘上樓,兩天兩夜沒下來,也不許別人靠近別墅,只靠做飯的阿姨每日晨昏將飯擱在門口。

?

? 聽阿姨說:“嘖嘖,先生真狠,小姑娘哭得那叫一個慘!

?

? 而傳聞中的兩人,一個躺在床上補覺,一個坐在沙發上抱著電腦哭得梨花帶雨,周圍都是被眼淚水弄得皺巴巴的紙巾。

?

? 出乎雅楠意料,這位二話不說似是急不可耐地將自己打橫抱起直奔臥室,關上門卻是將自己扔在沙發上,在電腦里噼里啪啦搜了一堆催淚的片子:“自己慢慢看,不要打擾我睡覺!

?

? 這人說完就真的自顧自被子一拉睡覺了。

?

? 雅楠摸不透他在想什么,當下覺得老老實實按他說的做是最好的,于是插上耳機看電影。

?

? 她向來淚點低,閔玧其給她找的電影都是苦大仇深,愛而不得,怎么虐心怎么來。雅楠剛開始怕吵到他,小聲捂著紙巾憋著哭,卻不想床上的閔玧其轉了個身面朝著她睜開眼,眼里帶著不耐煩與不認同:“你只會憋著哭嗎?”

?

? 只是那一瞬間,雅楠突然領會了閔玧其的用意,看得傷心了也不管邊上還有個看戲的陌生人,只管嬌氣地嚎啕大哭。

?

? 若是不能看電影看哭,她是真怕閔玧其動真格讓她在床上哭出來。

?

? 外人不懂,她可從不覺得這位不行。

?

? 小姑娘上道,閔玧其覺得自己終于可以睡一個安穩覺了。只不過后來他越聽越不對勁,耳邊這一聲聲嬌氣的抽噎讓他閉著眼睛聯想到一些旖旎的畫面,這一想,更不對勁了。

?

? “嗶——”閔玧其一個打挺坐起身來,暗罵一聲掀開被子就往浴室走。

?

? 在關上浴室的門之前,他分明聽見了小姑娘隱忍的笑聲。

?

? 這兩天閔玧其也不是光睡覺,他也會示意雅楠先別哭了,進書房一個接一個打電話;偶爾心情好了,他甚至會走到雅楠身邊坐下,一臉嫌棄地看著平淡無奇的電影對她說:“嬌氣,這都能哭!

?

夜深了,小姑娘關了電腦楚楚可憐地看著他:“先生,我能去床上睡嗎,沙發好不舒服!

?

? “你就不怕我做什么嗎?”

?

? 雅楠暗暗翻了個白眼:“您要是想做什么,我現在也不會求您了!

?

? 閔玧其默不作答,只是轉了身,讓出一半的床給她。

?

? 其實閔玧其覺得有些奇怪,多年生活環境讓他有著‘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的執念,但是對上她半是哀求半是狡黠的目光,他動了惻隱之心,這可真要命。

?

? 雅楠在他邊上睡得很沉,兩只手藏在被子里,毫無意識尋找東西抱,閔玧其下意識將手臂遞給她,小姑娘順勢抱住,就像是找到了自己家里的小熊玩偶。

?

? 她的皮膚白嫩細膩,全然不似這里常年煙熏火燎生活條件糟糕的環境能夠養出來的女兒,一言一行皆是大家閨秀的氣質刻在骨子里,他甚至可以想象,在來到這里之前,她是怎樣一個活潑可愛,被長輩捧在手心里的小姑娘。

?

閔玧其為什么叫閔松月

? 可是,她終究是來了這里,來到了自己手里。

?

? 閔玧其盯著她,眼睛微瞇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

? 既然來到他的身邊,就再也別想逃。

?

? ……

?

? 雅楠不知道為什么,她在外界的傳聞里成了被閔玧其寵上天的女人,這里幾乎沒人敢來招惹她,也沒有人會跟她說一句話,生怕犯了閔玧其的忌諱。

?

? 而事實上,除了偶爾日常的交流,她也不過就是給閔玧其暖床用的。

?

? 她睡在閔玧其邊上,蓋著同一條被子,他會抱著她,會起夜去沖涼水澡,卻從來不會真的動她,這讓雅楠很奇怪。

?

? 她來的時候早春的風來剛剛吹散了嚴寒,轉眼兩月后,她已經換上了單薄的春衫。閔玧其大手筆,在交通進出如此不便的地方,也能把剛在巴黎時裝周走了一遍的衣服擺到她的衣柜里。

?

? 這一切從雅楠被要求帶上那條有些歲月的腳鏈紅繩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

? 春衫的裙子長及小腿肚,雅楠換上新衣服,就像個正常的小女孩都會做的事情一樣,跑到書房,在閔玧其面前轉了一遍,裙擺飛揚,臉上的笑容燦若繁花。

?

? “好看嗎?”

?

? 一聲“好”還未脫口而出,閔玧其瞥到了她白嫩腳踝上格外刺眼的舊疤痕。

?

? 他的氣息瞬間變了調,有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自己心臟驟停。

?

? “怎……怎么了嘛?”

?

? 閔玧其變臉變得太快,直覺危險的雅楠下意識后退了兩步,她真是被閔玧其寵得暈乎乎,都忘記自己在做什么了。

?

? 閔玧其三兩步走上前,恍若未聞雅楠的驚呼將人攔腰抱起,走到沙發上坐下,脫了她左腳的鞋子,握住她的腳踝讓白嫩的小腳丫擱在他的大腿上。

?

? 源源不斷的熱量從腳窩里傳來,嚇得她大氣不敢喘一聲。

?

? “這是怎么回事?”閔玧其摩挲著她左腳腳踝的疤痕,眼底晦澀不明。

?

? 雅楠試探著看了他一會,見他沒有生氣的跡象,舔了舔唇小聲說道:“聽說是小時候頑皮弄傷了,不要緊的!

?

? “嗯!

?

閔玧其語焉不詳地悶聲回應了一句,便不再多說什么。直到晚上,雅楠洗完澡出來,才發現閔玧其躺在床上,把玩著一個木盒。

?

閔玧其田柾國

? “過來?”閔玧其勾勾手,雅楠在床尾脫了鞋,跪在床上像只貓科動物一樣慢慢爬過去。

?

? “這個給你!遍h玧其打開木盒,從里面拿出一根帶銀鈴的紅繩,不由分說地握住她的腳踝,三兩下左腳上就多了一條紅繩,隨著她的動作銀鈴叮當作響。

?

? “什么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帶這個像話嗎?”雅楠說著就要去解開腳鏈,卻被閔玧其握住手腕一個翻身壓在床上。

?

? “帶上了就不許再摘下來了!

?

? 到底沒想真的做什么,閔玧其見她不反抗了,就翻身從她身上下來,轉了個身抱住她,好聽的煙酒嗓帶著滿足溫柔地命令:“快點睡覺!

?

? 直到后來,母親看見她腳踝上失而復得的紅繩驚訝地問出來,她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

? 兒時的一場綁架,將四歲的她和十歲的他的命運第一次綁起來,那個傻呆呆替哥哥擋刀子在腳踝上落下傷疤的小姑娘幸運地被家人解救出去,而他卻被扔到這灰色地帶自生自滅,獨自在槍林彈雨中摩挲長成一方的傳奇,陪伴他的唯有小姑娘掙扎間遺落在自己地方的腳鏈。

?

? 經年之后,命運又將他們連在一起。

?

……

?

? 最近閔玧其連續幾次慘遭滑鐵盧,幾條安全的通道都被上面的人給封鎖嚴查,連綿霧氣的熱帶雨林,讓他的心情都像是沾了水的棉花,濕漉漉渾身難受。

?

? 雅楠不知怎么開解他,只是愈發乖巧,在他掛完電話陰沉著臉生悶氣的時候走到他身邊抱住他,腦袋有一下沒一下蹭著他的背:“閔先生,陪我吃晚飯好不好!

?

閔玧其收斂了怒意,轉身牽起她的手往餐廳走。

?

?12月份是雅楠的生日,說來這也是她來到他身邊之后過的第一個生日,轉眼間在他身邊已經快一年了。

?

? 這一年間,雅楠要什么閔玧其給什么,除了通訊自由和人身自由,他什么都給她。

?

? 所以生日當天,閔玧其將自己的手機給她:“允許你給家人打一個電話,我只給你一分鐘!

?

? 說完,閔玧其就離開了房間。

?

? 這部雅楠夢寐以求的手機,瞬間變成了一塊燙手的山芋,她哆哆嗦嗦打開手機,撥通了爛熟于心的號碼。電話被接通,她壓低了聲音。

?

? “喂,我是雅楠。Agust D 有一批貨要從南嶼碼頭過……”

?

? 掛了電話,她渾身脫力。打開門走下樓才發現,閔玧其換上了一席正裝,在一片昏暗中點上了生日蛋糕的蠟燭,牙齦笑燦若星辰地看著她:

?

“生日快樂!

?

一瞬間,她掩面泣不成聲。

?

bts閔玧其

? 雅楠瑟縮在房間里,今天是交貨的日子,閔玧其卻并沒有如往常一樣親自去現場盯著,這種反常讓她膽戰心驚。

?

? 晚上六點,天上響起一道滾地悶雷,嚇得雅楠尖叫一聲躲進被子里。

?

? 閔玧其聽到雅楠的尖叫就從書房走出來,他大跨步來到床邊,將縮成一團的雅楠擁進懷里,像是哄孩子一樣拍著她。

?

? “這么害怕,為什么不乖一點呢?”

?

? 雅楠心中警鈴大作,一瞬間連生理性的發抖都暫停了,閔玧其小心翼翼將被子拿開,將人從被子里撈出來。一道閃電突然破窗而入,緊接著雷聲大作。閃亮的光芒照亮了被子下方一張蒼白的小臉,冷汗打濕了發際的鬢發,讓她整個人像只受驚無措的小獸,惹人憐愛。

?

? 雅楠嚇得只想躲進閔玧其懷里,卻又因為這恐懼一半來自變化莫測的大自然,更多的一半,是來自反常的閔玧其,而讓她退縮了。

?

? “先生……”雅楠眼睜睜看著閔玧其仿若18世紀歐洲的紳士一般,慢條斯理地dd他一件件衣服,從溫莎結,到西裝外套,到馬甲再到白襯衫,精瘦的身材下是他結實的腹肌。

?

? 雅楠就是閔玧其養在溫室的一朵玫瑰花,身上單穿一條裙子,dd

?

“先,先生!毖砰穆曇舸蛑,身體也克制不住地顫抖。今天的閔玧其真的很反常,他不再掩飾眼底dd,而自己就像一條砧板上的魚肉,一切都在他的股掌之中。

?

(刪減)

?

“忘記告訴你了,南嶼碼頭是我的棄子!遍h玧其一聲冷笑,說完也不顧雅楠瞬間放大的瞳孔,dd

?

(刪減,老規矩謝謝)

?

她終于明白,所謂的生日禮物,是恩賜,也是陷阱。

?

她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

那日過后,雅楠發現自己所有用來往外傳信息的辦法都行不通了,她后知后覺驚出一身冷汗——原來她所有的小動作閔玧其都默不作聲看在眼里,只等著她積累到一定地步一起清算。

?

他食髓知味,那日后dd

?

最讓她擔心的事情到底發生了,盡管她努力克制自己的生理反應,但還是沒忍住當著閔玧其的面跑到廁所吐了出來。

?

閔玧其冷著臉請來醫生,結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

萬籟俱寂后,他咬著牙帶著鋪天的怒意捏著她的下巴:“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知道了還任由我肆無忌憚地要你,是不是想讓我親手做掉這個孩子來報復我?”閔玧其一甩手走出房間:

?

“別再;ㄕ辛,就算這個孩子沒了我也會讓你懷上下一個!

?

因為雅楠懷孕的緣故,她安分了不少,該喝的養胎藥都在喝,閑情逸致來了甚至會曬著太陽給肚子里性別未知的孩子織小毛衣。小姑娘從來沒碰過這些東西,許是那顆要當媽媽的心使然,竟然認認真真沉下性子和阿姨學了起來,閔玧其都見到好幾次小姑娘一不留神戳到了自己的手指,卻還是呼一呼拿起針繼續編。

?

如何評價閔玧其

“我又不差這點錢,到時候買現成的不就行了!遍h玧其走到她身邊,攬住她的腰手掌輕柔地撫摸她還不太明顯的肚子,只覺得生命真是神奇,就在小姑娘嬌小的身體里開始孕育。

?

“不行,媽媽織的,不一樣的!

?

閔玧其以為她真的收了心不再折騰,也沒有再如此嚴密地監視她。

?

只是他不知,雅楠打定主意生下孩子就想辦法讓人接走她。

?

這個孩子,回家之后家里人絕對不會允許她生下他,但這是他們的血脈,無論如何她得承認,她舍不得。

?

她不是掉進愛情里脫不了身的傻子,她看得出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閔玧其明明看透了她百般花招多次背叛,卻還是容忍她在自己身邊,帶著一個不知何時會爆炸的炸彈。

?

她唯一的解釋就是——閔玧其這個傻子,竟然愛上了她。

?

而她,無可救藥地回應了。

?

她的世界非黑即白,她舍不得再一次次親手傷害閔玧其,惟愿日后她回歸平靜的生活,而閔玧其,有他們的孩子陪著他。她知道,他會是一個好爸爸,至于她,就當她死了吧。

?

閔玧其早就說過,這片土地是他的世界,也是外界的絕對禁地,沒有人能擅闖。

?

但有人做到了,在雅楠懷孕四個月的時候,有人闖入了這片禁地。

?

當她看見窗臺上趴著的田柾國,一時間不知道驚喜更多還是驚嚇更多。

?

見到田柾國她就知道,自己該走了。

?

“你還在猶豫什么!再不走我們真的都走不掉了!”

?

吉普車飛快行駛在泥濘的山路上,顛簸地雅楠直想吐。

?

“你還好吧?”

?

“沒事,有點暈車!

?

田柾國再三保證,是她的家人聯合上下施壓,上面才放松了幾個港口的管制,閔玧其如今忙的腳不沾地,才給了田柾國空子鉆。

?

“這些日子,真的委屈你了,前面就是國境線了,過了哪里就安全了!

?

窗外的景色飛馳,來到這一年多了,她卻從未好好看過這里,能見到的只有別墅周圍那一方的天空。

?

她不是走不了,是有人給她的心套上了枷鎖。

?

閔玧其經歷

她知道田柾國此次前來必定是歷經千難萬險,她不能因為自己的任性讓兩個人都身陷囹圄。至于孩子,她還得另想辦法。大不了,也只能躲到國外偷偷生下來。只可惜,孩子注定是見不到自己爸爸了。

.

千算萬算,他們萬萬沒算到閔玧其膽子大到光明正大在國境線攔人。

?

一個是警界傳奇田柾國,一個是邊境神話Agust D,同樣優秀的兩個男人,第一次正面交鋒。

?

“雅楠,過來!遍h玧其靠在車門前,一如初見那般收斂起自己的怒氣帶著笑意朝她勾勾手。

?

“休想!”田柾國擋在雅楠面前,“我今天沒空跟你糾纏,你要是不想惹禍上身最好現在放我們走!

?

“哦?”閔玧其悠閑地像散步一樣慢慢走上前逼近他們,田柾國下意識就舉起了槍正對他。

?

“小國哥哥!”雅楠看著田柾國舉槍的動作心都冒到了嗓子眼,她急急忙忙從田柾國身后站出來摁下他的胳膊“求你了,不要開槍!

?

“小楠……”田柾國滿臉詫異地看著她,只見她淚眼婆娑地搖搖頭,滿是哀求。

?

“你問問她,愿不愿意跟你走!遍h玧其滿意地看著雅楠的舉動,繼續逼近他們,田柾國的手臂又抬了起來。

?

“我求你了,別過來了,你放我走吧!苯K是沒忍住,雅楠崩潰大哭,聽得在場兩個男人心中像是針扎一般的難受。

?

“你忍心嗎,讓孩子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閔玧其說給雅楠聽,卻是挑釁地盯著田柾國,果然從他臉上捕捉到了難以克制的驚愕。

?

“玧其,求你了,放我走吧!彼,田柾國在下車前已經聯系了上面的人,上面那些人怎么可能放任太子爺在邊境獨自對上Agust D,想來上面很快就會派人過來,到時候,走不掉的就不是他們兩個人了。

?

“我再說一遍,你回到我身邊,一切既往不咎!

?

“你做夢!”田柾國怒急,朝著閔玧其開了一槍,被他閃身躲過。

?

“花拳繡腿,你還得再練幾年!遍h玧其不屑地看著田柾國,手往身后一伸,再抬手時槍口正對田柾國,一時劍拔弩張。

?

國境線外有警笛響起,閔玧其若是再不走就真的只能被甕中捉鱉了。她是真不知道這男人這時候在執拗些什么,他一條矜貴的命,和一個幾次三番背叛他的女人,孰輕孰重他怎么會不知道。

?

孩子?就他的條件,上趕著想給他生孩子的女人數不勝數,多少人就等著她被他趕出來好取而代之。

?

?好歹也是朝夕相處了快一年的枕邊人,雅楠知道他是不達目的不罷休了,一咬牙她站了出來:“好,我跟你回去!

?

“不行!”田柾國扣住她的手腕,她試著掙開,卻發現他紅著眼眶咬著牙實力不讓她走。

?

“小國哥哥,告訴我爸爸媽媽,就當從此以后沒我這個女兒吧!

?

原諒她,現在只想自私地保住閔玧其。

?

閔玧其年齡

她傷害了這個男人太多次,他的繞指柔不光纏住了自己,也把她死死纏在情網里。

?

誰都走不出去了。

?

雅楠掰開田柾國的手,一步步走向閔玧其。

?

就這樣吧,當她自甘墮落也好,當她色令智昏也罷。她就是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這個男人,三觀道德的指控與她何干,只要一家三口在一起就足夠了。

?

閔玧其牽住了雅楠的手,她覺得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安心的時候了。不是說環境有多讓人安定,而是終于知道自己這顆漂泊不定,上下求索的心,終于有了肯定的答案。

?

“乖,我們回家!

?

“來不及了!碧飽蛧粗粋個真槍實彈趕來的后院,無奈地苦笑一聲。

?

上面給的命令是:Agust D,不留活口。

?

雅楠背后傳來一聲槍響,天旋地轉見有人抱著她轉了個向,她被人壓在地上,即使背后有一只手疊著她有所緩沖,也夠她一陣眼冒金星地犯暈。

?

她明明聽見閔玧其一聲悶哼,還有中彈那瞬間的聲音。

?

她的眼睛里下了好大一場雨,瀑流般沖刷著眼前的一切,她抬頭想去看閔玧其,卻被他用最后一點力氣困在懷里。

?

“太狼狽了,你不要看,也不要讓孩子看見!

?

“玧其,玧其你還好嗎?”她的聲音一如他們第一晚,打著顫,閔玧其這時候還有閑心打趣她。

?

“膽子這么點,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挑了你到我身邊!

?

“因為我傻行了吧!——你怎么樣了,我們去看醫生好不好,醫生呢——醫生在哪里!”

?

“傻丫頭,上面要的是我的命。拿我的命,換我的命!

?

閔玧其抬手擦去雅楠的眼淚,恍惚間她看見他嘴角的血絲不斷淌出來,濺落在她的身上,染紅了她潔白的裙子,一片觸目驚心。

?

“不要哭,哭多了我們孩子會丑的!

?

“我不管,再丑也是你的!你不要嚇我,我們去看醫生好不好——求求你們了,有沒有醫生!

?

“你要好好生活,如果覺得太累,孩子也不用生下來……我只要你好,只要你好……”

?

“我不!我要生下他,你也要和我一起把他養大,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求你了玧其,我真的,求你了……”

?

閔玧其丑嗎

“呵,傻丫頭……”

?

……

?

雅楠忘不了那天,他們將閔玧其抬上警車,蓋上白布。而她了無生氣地看著載著閔玧其的那輛車駛遠,被田柾國抱著放進他的吉普車里。

?

她像是一個沒有靈魂沒有思想的洋娃娃,身上的白裙子染了血色,而那鮮紅的血色又被時間釀成鐵銹的紅棕,淚水混著血水,狼狽不已。

?

她沒有被送回自己家,而是被田柾國帶到了他的單身公寓。她躲在房間里聽見田柾國對來接她的爸爸媽媽說:“叔叔阿姨,小楠受了很大的驚嚇,給她一點時間!

?

田柾國打開房門,遞給她一杯熱牛奶:“生活還得繼續——起碼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

“謝謝!

?

“……應該的!逼鋵嵥想說,如果她同意,他愿意擔負起她和孩子的下半生。

?

但是雅楠現在的精神狀況,讓他除了照顧好她,什么都不能說。

?

他想不明白,那位Agust D到底有著怎樣的魅力,讓她神魂顛倒,不僅懷了他的孩子,還丟了心。

?

雅楠在田柾國的幫助下,選擇出國進行臥底心理治療。他們沒能成功瞞天過海,但等長輩覺察不對突襲海外的時候,雅楠的肚子已經吹了起來。八個月的孩子,一旦選擇流產,對大人孩子都是無法挽回的傷害。

?

雅楠挺著肚子跪在媽媽面前,掩面而泣:“如果不是有了孩子,我早就跟他一起走了,您就當救救您的女兒吧!

?

兩個孩子或許知道媽媽有多辛苦,即使是選擇順產也沒讓她吃太大的苦頭。

?

雅楠看了看嬰兒床里甜睡的兩個孩子,又看了看窗外的滿天繁星。

?

“哪個是你呢?玧其,你看見了嗎,我給你生了一對龍鳳胎,偏瘦的是哥哥,妹妹很健康,看來哥哥一直很照顧她!焙⒆觽儾恢缐舻搅耸裁从腥さ氖虑,咯咯笑起來。雅楠輕輕拍著孩子,繼續說著:“玧其,孩子們像你,很白。哥哥的眼睛完全復制了你,妹妹的眼睛很大,但也是一單一雙……”

?

?白天聽母親說了腳鏈的故事,她胡亂搪塞過去只說是后來在臥室里找到的?涩F在她摘了腳鏈,托田柾國把兩顆鈴鐺摘下來重新系了兩條紅繩,給兩個孩子的腳上一人系了一條,原生的紅繩干干凈凈系在她的腳踝上。

?

?“阿爸會在天上保佑你們平平安安地長大的!毖砰o了孩子一人一個吻,確定小被子都蓋好了,自己也上床睡覺。

?

?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把孩子養大,但她會努力去做一個好媽媽。至于爸爸,她會告訴孩子們——

?

你們的爸爸是個很好的男人,他叫閔玧其,有些人叫他Agust D,但他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所以被迫離開了我們——媽媽不希望你們學他,但他很愛你們,很愛媽媽,你們也要去愛爸爸。

?

她在被上面送到邊境線的時候,腦海中一直循環著上面交代的話:“Agust D is back——你要不余遺力找機會除掉他!

?

她是警界最優秀的臥底,她知道怎么在百米開外讓樹上的一只鳥從這個世界消失,但她在Agust D身邊的一年,從無處下手,到不愿意下手,再到放棄下手。

?

Agust D is back

?

Take her heart away.

(帶走了她的心。)

?

?文/Sia


解說吧微信公眾號:yimasm
關注解說吧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