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解說 > 游戲新聞

“你別笑,我時間有限”

分享到: ? ? ? ? ? ? ?

能力有限,但會不斷學習,水平一般,但希望自己不斷進步。

你別笑了

望忽視時間線,有時候寫的放飛自我,就會忘乎所以了。一些專業知識都會不斷不斷的研究。

勿上升真人,純粹是自己YY(我自己也要記住這點,注意尺度)

喜歡孟鶴堂,喜歡周九良,因為他們趨近于一切美好。謝謝他們于我帶來的幸福。

第一次寫這類同人文,瞎攢八攢的,不要上升蒸煮哈!接受批評哈。ㄒ欢〞!

周九良沉淪了,徹底的那種,當他第一眼看到孟鶴堂時,他就知道了?墒遣豢梢,他得埋在心底,因為他怕嚇到孟鶴堂,于是,他開始變得冷兮兮的,有時候孟鶴堂的突然靠近,他的心跳便不爭氣的,停了一秒鐘,甚至是一分鐘,情況持續不久,孟鶴堂就找他談話了。

都叫你別笑了

“九良,你想干嘛呀,說吧!

滿腦子都是胡亂思想的周九良一聽這話,心里當啷一下,完了完了,是怎么了,太明顯了嗎?不明顯啊。但他還是瞇著眼“什么意思,聽不懂!

孟鶴堂可氣死了,這個小周,是到了青春期了哈,他往前挪了挪,靠近了周九良“別跟我裝啊,最近怎么回事兒,新風格啊,冷淡式捧哏!”

這么回事兒啊,周九良放下了心,原來是在討論演出,他坐直了身子,嚴肅極了“孟哥,你看你的風格比較放,我就覺得我得收點兒,不然臺上太亂了,咱們現在還沒有餅哥四哥的控場能力,還得修煉!”最后一句話說的老先生氣十足,周九良心里可開心了,他拿起桌子上的茶,吹了吹茶葉。

孟鶴堂看著周九良的樣子,火氣越來越大,只得自己安撫自己,電視上說了,對待青春期的孩子不能太沖著,要溫和一些,語氣溫柔一些。孟鶴堂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抬頭笑著看向周九良:“九良啊,你這個風格呢,是很好,咱們也很互補,但是,一直這樣下去,可不行,你前面冷,后面總得憋個大的啊,最近欒哥還找我來著,說咱們最近的底都感覺硬生得很,你看哥說的對不對?”

哈哈哈你別笑

許久,周九良才從那個笑中蘇醒過來,他一直知道孟鶴堂長得端正,每一次看到他,只想得起“貌若潘安,衛玠之容”,雖然有時候看到他“糟踐”自己會嫌棄,但是他還是會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他咳了咳,放下茶杯,“好!

兩人就這么愉快的結束了交流,送周九良回家的路上,孟鶴堂開著車哼著小曲兒,想著自己可真厲害,三言兩語就把一個青春期的孩子給勸服了,看來,心理學的書沒白看。

坐在副駕駛的周九良還是正襟危坐,余光看到了旁邊人兒開心的要飛出窗外的樣子,不自覺的也笑了。車窗外有霓虹,照著孟鶴堂的臉紅一塊,紫一塊的。就這么看著,看著,周九良突然就慌了,車里太小,暖氣太重,氣氛太輕,霓虹燈太閃了,閃在了孟鶴堂臉上,也閃進了自己心里,他突然說:“孟哥,停車!

孟鶴堂轉過頭“怎么了,還沒到呢!币苫蟮目粗芫帕。

周九良眼睛撲閃閃的眨著,心跳的太快了,猛地轉過身對著孟鶴堂“孟哥,我,我餓了!闭f完,自己也泄了氣,低下了眼睛。

你別笑的原版

兩人就在晚上9點的時候跑去吃包子,周九良像一個吃***器一樣,毫無感情,不管孟鶴堂怎么搭話就是不理,直到了宿舍,下車了,才板著臉說“孟哥再見”,然后轉身離開。

第二天,周九良抱著三弦,走進了后臺,“孟哥,吉他配三弦,還是頭一回!泵销Q堂正穿大褂呢,被自家小可愛抱著三弦的樣子給萌到了,一聽他的話,眼睛又開始發光,“對啊,對啊,咱們可以設計一下這個呀,吉他,三弦,周寶寶,超棒的!

接下來的一周,兩人天天窩在一起設計新的段子,終于在熬了一個大通宵后,完成了全部的創作,周九良躺在沙發上睡覺,身上胡亂的蓋著衣服,孟鶴堂走過去本想叫醒,抬起來的手又放下了,他從里屋抱出了一床被子,輕輕地蓋好,轉身在旁邊的沙發上躺下。

又過了一個禮拜,這個作品終于被搬上了臺——《歌舞青春》。

開演之前,兩人坐在后臺,孟鶴堂還在默詞,周九良拿起布子不停的擦著三弦,他其實是惴惴不安的,自己只是一閃而過的小念頭,竟然真的要這么表演了,或者說,他其實是有私心的。那天被送回家后,著急忙慌的手機又給落車上了,閑的沒事干只得練三弦,腦子里想的還是孟鶴堂臉上的那抹霓虹,手里也就越來越亂,最后亂到開始胡劃拉。朱鶴松拎著剛洗好的衣服走進來,就看到周九良這么折騰自己的“三哥”,以及一臉的我不好惹,繞著趕緊進了房間。

你別笑惹我

為了舒緩氣氛,朱鶴松打開了廣播,廣播里正在放歌,前奏是吉他的聲音,周九良聽著就這么跟著吉他開始彈,就這么彈著彈著,他感覺到孟鶴堂仿佛現在就站在自己身旁,陪著自己一起彈,一起彈好久好久,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了。

周九良想著,兩人就上臺了,可能是因為新節目,兩個人在臺上都放的很開,加上臺下觀眾們各種各樣的配合,現場鬧哄哄的,但是氣氛也出奇的好,終于要到這一環節了,周九良看著孟鶴堂背上了吉他,他接過四哥遞上來的三弦,坐在椅子上,看著孟鶴堂對自己點頭微笑鼓勵,怕影響情緒,別過眼神,假裝收拾話筒,那一刻,他有多期待,他的心就有多慌。

節目當然是成功的,晚上吃飯的時候,孟鶴堂喝了酒,眼睛紅紅的,微瞇著靠在周九良肩上,他把手放在周九良手上:“九良啊,我瞅著你咋這么棒呢,哥當年一眼看中你,沒想到你這么厲害呢,各種放后招兒啊”周九良舔了舔發干的嘴唇“嗐,凈說這個,生活處處有包袱嘛!”

孟鶴堂從周九良肩膀上彈起來,又開始看著周九良笑,周九良低下頭“孟哥,你別笑,我時間有限!甭曇籼×,小到他自己都沒聽到,孟鶴堂又怎么可能聽到呢。

他輕輕將孟鶴堂的頭又按回到自己的肩膀上,感覺脖子癢癢的,可能是孟鶴堂的頭發吧,毛茸茸的像個小刺猬一樣,撓的他的脖子癢乎乎的,撓的他的心麻酥酥的。

你別笑出自哪里

不知道過了多久,孟鶴堂才醒來,周九良活動了活動被壓麻的肩膀,看著孟鶴堂擦口水,“九良,我睡了多久啊!薄皼]多久,就一會兒!

怎么可能沒多久呢,周九良看著自己還被孟鶴堂攥在手里的指頭想著,還沒想完,孟鶴堂就張開了手,抽走了。周九良看著自己有些發紅的指頭和開始跟針扎一樣麻的肩膀,慢慢的清醒了。

后來的某一天,兩人的北京專場的節目策劃上,孟鶴堂又想起了吉他三弦。當孟鶴堂背著吉他走在前面時,周九良抱著三弦看著越來越近又越來越遠的人,想就這么進入夢中,跟著他一直走,卻被尖叫吶喊聲給吵醒,哦,還是在表演呢,不然,怎么可能這么多觀眾,不然,怎么可能他笑的那么不屬于自己,原來,是笑給了更多的人。

今天唱的不是打趣逗樂的《小蘋果》,是認真溫柔的《嘀嗒》,吉他先行,像孟鶴堂每次沖在前面一樣,三弦跟著,像周九良每次藏在后面一樣。樂起,歌起,孟鶴堂的聲音真溫柔,化成了一股風,周九良側著身子看著他,他可真好看。只是當孟鶴堂轉過頭來看他時,他又躲開傻傻的對著臺下笑,臺下的觀眾以為是在對他們笑,孟鶴堂也這樣以為,只有周九良自己知道,他以為的有多甜,那笑就有多酸,好像,比檸檬還酸。

?

你別笑音樂

很多年后,周九良的婚禮后臺,孟鶴堂像往常整理大褂一樣,給周九良整理西裝,今天的周九良酷死了,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紅色的小領結點綴,白色的襯衣扎進西裝褲子,干練簡單。孟鶴堂摸著周九良的肚子,“九良,勸了你十幾年了,還是不減肥,你看你這肚子,也是虧了這襯衣能扎進去了!敝芫帕贾,孟鶴堂在調節氣氛不讓自己哭。

還記得自己當年站在孟鶴堂旁邊,看著他牽著自己的女孩,落淚,擁抱。今天他看著自己,不知道會是什么心情。

“孟哥,你,真的不上臺發言嗎?”

“不啦,我怕我搶了司儀的活!

“好吧!

你別笑 惡心

“……”

儀式開始了,周九良看著女孩慢慢的走向自己,眼里開始悄悄的盈起了淚水,他感恩這個女孩,也愛這個女孩,他希望能夠把自己的愛無條件的給她。眼神一瞥,他看到了孟鶴堂在臺下悄悄擦著淚,又看到了他對著他點頭,是鼓勵,是認可,是加油。周九良牽過女孩的手,戴戒指,擁抱,接吻,一氣呵成,他也流淚了,眼淚真的是咸的,他心里想著。

到了敬酒環節,大家喝多了,鬧起來個沒完,這個小崽子終于娶到了自己的小姑娘,不得打趣打趣幾句。孟鶴堂喝的太多,已經醉了,坐在旁邊也不起身,直到周九良走到跟前“孟哥,我倆給你敬酒!闭f著就抬手給孟鶴堂扶了起來,遞過酒杯。

孟鶴堂紅著臉,紅著眼,拍拍周九良的肩,“我的九良長大啦,嫁人啦,不是,娶姑娘啦,以后就是當家人了,哥呢,沒啥送你的,你不是愛吃那個哥家的那個泡蒜嘛,回頭哥給你弄幾瓶,送給你!迸赃叺臒灴床幌氯チ恕澳憔驼f你摳搜的,送孩子啥結婚禮物不好,送泡蒜,你也是,有創意!睆堹Q倫也在旁邊說“小孟兒那玩意兒就是故意的,把新娘子熏跑了,好把新郎打包帶走,哈哈哈哈!贝蠹液逄么笮,周九良緊緊握著孟鶴堂的手,點了點頭“謝謝哥!

儀式結束了,孟鶴堂站在酒店門口等車,周九良有些醉了,朦朦朧朧的他看到了門口的孟鶴堂,那樣子,還跟從前一樣,永遠站在側幕條等自己,還跟那次一樣,抱著吉他等著抱三弦的自己跟上。周九良以為自己看錯了,一揉眼,人走了,連風都沒留下。

你別笑下載

?

他想起來自己那句沒敢大聲說的話:孟哥,你別笑,我時間有限。輕輕地說了句“孟哥,你走慢點,我跟不上了!

?

?


解說吧微信公眾號:yimasm
關注解說吧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