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解說 > 游戲新聞

興復哈密國王記

分享到: ? ? ? ? ? ? ?

興復哈密國王記  

哈密國王

(明)馬文升 撰

?校正/整理/譯注:武裝的先知

看更多文章請關注公號:武裝的先知


馬瑞肅公三記下 【這是馬文升寫的三篇記,(記事一種常見文體)的最后一篇。馬文升公,瑞肅是他的謚號。剛德克就曰肅、純心決斷曰肅、正己攝下曰肅。明代謚法似乎無瑞而有端,謚法,守禮執義曰端。此處存疑!

馬端肅記事三本,共三卷。明代馬文升撰。馬文升,字負圖,鈞州(今河南禹縣)人。景泰二年進士,累官至吏部尚書。明史卷一八二有傳!抉R文升一生功勛顯著,先后輔助代宗、英宗、憲宗、孝宗、武宗五朝,歷仕五十六年,后人有“五朝元老馬文升”之稱。又與王恕、劉大夏合稱“弘治三君子”!


?正文:

在幅員之內,以中岳作為地域之中,只有西域距離最遠。而且那里夷人的族群也很復雜,自從大禹在世的時代,他們就有來中國進貢的,F今的甘州、【甘州,即今天的甘肅省張掖市,F張掖有甘州區。漢初為匈奴右地,武帝元鼎六年,使將軍趙破奴出令居,乃分武威、酒泉地置張掖、敦煌郡,斷匈奴之右臂,自張其掖,因以為名。初屬張軌,后涼末段業亦嘗據此地,后業為北涼沮渠蒙遜所殺,據之,后又遷理姑臧。后魏太武帝平涼,以為張掖軍,廢帝二年改軍置甘州,因州東甘峻山為名;蜓缘囟喔什,故名。隋大業三年罷州,為張掖郡!

?

哈密

涼州,【涼州,簡稱雍涼、涼、雍,西北首府、六朝古都。古稱雍州、姑臧、休屠,今武威市,又稱雍涼之都、天下要沖、國家番衛、夢幻涼州,先設雍州、后改涼州,前涼、后涼、南涼、北涼、大涼在此建都,雍涼文化的發源地,曾經中國第三大城市,一度是西北的軍政、經濟、文化中心。東晉時期,北有姑臧,南有建康,姑臧是華夏兩大中心之一。隋唐時期,涼州是唐朝三大經濟中心之一!

?

這兩個地方曾是漢代匈奴右賢王的地方,漢武帝用了四海之力的財力才取得了這些地方,在此設置了酒泉、張掖、燉煌三郡,【此處疑為馬公之誤,漢開疆河西四郡,應還有武威郡。燉煌同于敦煌,《史記·匈奴列傳》:“自此之后,單于益西北,左方兵直 云中 ,右方兵直 酒泉 、 燉煌郡 ! 唐 沉亞之 《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策》:“自 輪海 已東, 神烏 、 燉煌 , 張掖 、 酒泉 ……凡五十郡六鎮十五軍,皆 唐 人子孫! 王闿運 《嘲哈密瓜賦》:“ 燉煌 故邦,產無馀柤!薄

?

西邊一直到玉門關以外,距離中國數千里遠。到了漢光武帝的時候,封閉了關隘來拒絕西域。唐太宗好大喜功,開拓的疆域非常之廣大,而西域諸番屬們到中國來入貢的才越來越多。唐的中葉以后,六盤山之外的地方都被吐蕃所占據,一直到唐朝終結,都再也沒有番屬來進貢了。再后來就到了宋朝,趙元昊,【也即李元昊、又稱曩霄,字嵬理、嵬名曩霄、拓跋元昊、嵬名元昊。這廝的名字多到自己都可能記不住!空紦藢幭,【此處所謂的寧夏,是寧州和夏州一帶之義,其實李元昊建國時已經據有夏、銀、綏、宥、靜、靈、會、勝、甘?、涼?、瓜、沙、肅數州之地】他竟自稱帝,于是并吞西域,漸成為了宋朝的大患。再后來元太祖從大漠興起,兼收并蓄了諸多夷狄,入主中國九十多年!

?

到了我朝太祖高皇帝接受了上天的使天,掃除了胡元,統一了環宇,但凡是四邊的夷狄來要來進貢的,都不推辭,沒有來進貢的,也不強迫他們,這種政策對于西域也是一樣的,這真是合乎了古代帝王駕馭戎狄的道理啊。等到了我太宗文皇帝【明成祖】繼承了大統之后,進一步的開疆拓土,于是來引得四夷紛紛前來,尤其以西域 入貢的最多。

?

于是成祖冊封前元的遺孽脫脫忠順王,【注意此脫脫非蔑里乞·脫脫,而且馬文升此處記載與正史史料似有不符,永樂二年,(1404年)明朝冊封故元肅王安克帖木兒為忠順王,并于1406年正式建立哈密衛,成為明朝疆域并領袖關本諸衛,而第二任忠順王才是脫脫!睹鲗嶄洝份d:脫脫,安克帖木兒兄子,自幼俘入中國。后來第一代忠順王死了,朝廷下詔脫脫繼封忠順王,送還哈密日本學者小田壽典也提出,這一時期的歷史,即便是漢文歷史,也應與《皇明實錄》作對照!窟賜給了金印,命令他作為西域的處一要害之地,并且收集諸番屬的消息。

?

哈密王

但凡有來入貢的夷使,土特產,都安排忠順王進行文書翻譯并向天子匯報!韭,此處指聞達于天子】脫脫死了之后,由他的兒子孛羅帖木兒繼續襲封忠順王的爵位。再后來孛羅帖木兒也死了,沒兒子,就由王母來料理國事。

?

成化九年,【1473年,成化初年為于謙平冤昭雪,體諒民情,勵精圖治,儼然一副明君。琉球、哈密、暹羅、土魯番、撒馬兒罕等國紛紛入貢。明朝皇帝多擅畫像,朱見深擅長畫神像!客卖敺i檀阿力王把王母和明朝賜的金印虜走了,【這里根據伊斯蘭史料《拉失德史》,《拉失德史》被稱為察哈臺人的史書。此人應該為“密力火者”的繼承人。1473年,速檀阿力侵占了哈密并讓其妹夫牙蘭帶兵駐當地,而將哈密王母及其孫女擄往吐魯番。速檀阿力似乎娶了王母孫女為妻。在他死后,(1478/79)大明收復了哈密衛!坑谑遣勘妭兌技娂娞由,分別逃到了居苦峪、肅州等地方,也有跟著去了吐魯番的。

?

【另外關于原文中這位“鎖檀阿力王”在不同文獻中有多種名字,應注意如:鎖魯檀阿力王、鎖魯檀阿力、速魯檀阿力王、速檀阿力王、速檀阿力。如此應屬于東察哈臺汗國,其汗國后被葉兒羌汗國所滅】

?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甘州的守臣于是向朝廷奏報,兵部開了會向皇帝做了匯報。憲宗命令高陽伯李文、右通政劉文前去安撫之。他們到了之后,僅僅調集了罕東、赤斤的番兵幾千人進駐到苦峪,就不敢再前進了。自此之后,番兵就看不起明朝的士兵了,以至于最后無功而返。朝廷之后一再派出守衛的大臣去經略這一地區,可是王母、金印都沒得要回來。

?

到了成化十四年,【公元1478年】鎖檀阿力王死了,他的兒子阿黑麻主事。成化十八年,甘肅守臣趁機上奏說請把王母的外甥畏兀兒種類都督罕慎襲封為王!旧w因為之前成化四年,明朝以脫歡帖木兒外孫把塔木兒為右都督,“攝行國事”。成化十八年,罕慎會合罕東、赤斤兩衛,恢復哈密,罕慎進為左都督。弘治元年(1488),明朝封罕慎為忠順王!砍苫,明朝派遣使者到哈密,鎮守太監覃禮、總兵周玉、都御史王繼都賞賜了白金、彩鍛,而且為朝廷效勞的人都各有升賞。

 

哈密伊吾縣

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阿黑麻借口罕慎不是貴族出身,于是假裝要與他結親而把他給殺了。并且派了使者來大明入貢,并且請求能派使臣去構結友好,還請求明朝冊封為王,希望能主管哈密國。我【馬文升,后文同】那個時候正好任兵部尚書,考慮到和北邊的國境并不安全,如今的這個阿黑麻自已經有了自己的地盤,朝廷也難安排其它人再去做哈密的王,如果這樣他能來進貢的話,倒也用不著拒絕。


于是我把這些想法對皇帝做了匯報,請皇上頒發印信和冊封給甘州的守臣,要小心的選擇可靠的哈密夷人,必須曾在甘州居住過的去對阿黑麻宣示大明的冊封,同時必須他進行責備!尽盖屑迂熤I」,「切」原作「功」,據明朱當■〈氵眄〉國朝典故本改!窟@時候王母已經死了!久鞒辛敉留敺钩,責令其悔罪,退還所侵之地!康搅撕胫嗡哪,【1491年】夷人拿著金印和城池來歸順大明,守臣知道之后,報告了兵部!竞胫嗡哪,土魯番歸還哈密!

?

同年的八月,我認為哈密國回回、畏兀兒、哈剌灰三種群族都住在一個城市里,他們彼此之間很容易產生對抗的情況!尽副舜祟R頏」,原無「此」字,據明朱當■〈氵眄〉國朝典故本補!慷冶鄙椒矫孢有小列禿、野乜克力【野乜克力又作磨可里、滅乞里、麥克零,族屬不明,疑為突厥別支】幾種強焊的部落時不時就要來哈密索取物資,只要有一點點得不到滿足,總是隨便就要引起事端,是最難駐守的,必須讓故元的余孽受封在這里以處理這些事情,還能攝伏諸番屬,興復哈密地界,不然的話,就是十年這個地方也安定不了。

?

先是曲先安定王派遣使臣來明朝進貢,【曲先是當時關西七衛之一】這也就是忠順王一脈的。我因為受命詢問安定王的王族中的子侄有沒有可以主事哈密國的事情的。貢使推薦了陜巴可以勝任,【這個陜巴身分存疑,應是王族之一,可能是罕慎之孫】我于是奏請下令甘肅的守臣熟悉當地情況人報告陜巴的具體情況。守臣不久就把陜巴值得托付,并且呈上了哈密三種大頭目奄克孛剌【畏兀兒首領,罕慎的弟弟】等也都聯合地來保不陜巴,說他年紀輕但是氣量大,【守臣尋以陜巴堪舉及據哈密三種大頭目奄克孛剌等亦皆合詞告保陜巴年少量洪」「洪」原作「寵」,據明紀錄匯編本改。) 足以服眾,愿乞早襲王爵,管理國事狀聞。 (「管理國事狀聞」,「狀」原作「伏」,據明朱當■〈氵眄〉國朝典故本改!

?

到了弘治五年的二月,【公元1492年】我在兵部開會議定后上奏朝廷請冊封陜巴為忠順王,并且主持哈密的事務。然而朝廷的冠服還沒賜給陜巴。守邊的臣子因為急欲把這件事辦成,倉促之間就派遣使者去告知了這件事。于是沒過多久,各部落就因為陜巴受封卻沒給他們犒賞,而阿黑麻因為生氣都督阿木郎【阿木郎是明朝冊封的都督僉事】試圖克扣給他的賞賜,又企圖搶奪他的部眾和牲畜,于是殺死阿木郎,還把陜巴和金印都擄走了,這時弘治六年發生的事!竟1493年,哥倫比亞登陸了蒙賽拉特島】

?

哈密是哪個國家

這些消息報到朝廷的進候,正好是阿黑麻派遣的使臣寫亦滿速兒等四十多人來明朝進貢,正好在京師里!驹娜绱,然寫亦疑應為,右都督寫亦虎仙,滿速兒為阿黑麻長子!

?

內閣禮部尚書大學士丘!緫獮榍馂F】對我說:“哈密的事很重要,還請你去走一趟!蔽艺f:“大明的邊境有事,做臣子的怎么可能推辭呢?但是西域的胡有太看重利益,騎射作戰能力不行,自古以來西域什么時候成為過中原王朝的邊患的呢?只要靜處就可以了!鼻鹂!緫獮榍馂F】說:“有讖言,不可以不多考慮考慮啊!

???

我于是召集了兵部開會,在會上提出我要去處理哈密的事情。眾人說:“哈密只是一個方向罷了,今天主要的敵人在北方,而且多個方向上也不太平!舅姆蕉喙省,「四」原作「西」,據明朱當■〈氵眄〉國朝典故本改!咳绻闳サ母蕸瞿沁,其它幾個方向的邊境安全問題又交給誰處理呢?最后,會議決定兵部右侍郎張公海、都督僉事緱謙領了詔書率領寫亦虎仙和滿速兒等前去處理。

  

到了甘州之后,開會決定寫亦虎仙和滿速兒等幾個人并同時派遣【大明首設四夷館,通事就是從事外語教學的人才】在邊境的通事先用詔書曉諭阿黑麻要順應天道,最好是歸還人質陜巴,還有明朝賜的金印。而這個時候那些去北京進貢的夷使們,都要借著這項使命趁機回去,兵部右侍郎張公海、都督僉事緱謙都不同意,只派了幾個不重要哈密人拿著詔書去處這個事。

?

可是人去了好久都沒有消息,兵部右侍郎張公海、都督僉事緱謙于是以皇上的詔命,修筑嘉峪關的城防設施,開始清查在哈密久居的回回人的戶籍,并讓消息傳出去。又抓捕了哈密在哈密就一直暗通阿黑麻的回回二十多人,把他們發送到廣西去當兵,于是諸夷都感到害怕。我以為這時候阿黑麻又派遣使臣來北京進貢,另一方向又把陜巴和朝廷賜的金印擄走, 朝廷的詔書送過去之后,又很久沒有回應,看來他們輕慢大明的心思已經很明顯了。

?

哈密屬于什么疆

我于是請示了朝廷,請求把寫亦虎仙和滿速兒等四十余人都安置到兩廣、福建去,并且關閉嘉峪關,宣示西域要入關進貢的諸番夷都不許再入關了,用這種經濟戰讓阿黑麻結怨于眾夷部族,從戰略上孤立他的勢力。兵部右侍郎張公海、都督僉事緱謙等在弘治七年三月未前回來了,皇上生氣他們不能向前進取又沒把事情辦成,【「上怒其不進圖本又無成功」,「圖」原作「國」,據明朱當■〈氵眄〉國朝典故本改!堪褍蓚人都下了獄,處理結果兵部右侍郎張公海被降職放了外任官,都督僉事緱謙停發工資在家里閑居。

?

可是阿黑麻卻越來越驕傲蠻橫,大約都是哈密的回回讓他成了這樣的。所以成化年間,有番國來向大明進貢獅子,甘州守臣的奏報送來之后,憲宗皇帝提前就命令內臣遠去河南接迎來者進京,給的賞賜非常豐厚。而當今皇帝剛剛即位的時候,【這里指弘治帝】番國又一次前來進貢獅子,坐著船由廣東而來。奏報到了之后,皇上卻不以遠方之物為珍貴,有諫官上書奏事請安排遠方的貢使回去,其它來上貢的使團來了給的賞賜也比不上從前豐厚。這種情況下才使得這個阿黑麻假裝領著一萬的蠻兵,用云梯進攻肅州城并侵犯到了甘州。軍報傳來之后,朝野上下都很震驚!尽赋邦H驚」,「野」原作「鮮」,據明朱當■〈氵眄〉國朝典故本改!

?

我認為這不過是對方虛張聲勢用來要挾我大明罷了,何況吐魯番到哈密的路途遙遠,中間要經過黑風川,都是沒有水草的地方,哈密到苦峪也很遠,路中間也沒有水草。來大明進貢的使團,都要馱著水趕路。這都是我整備軍隊的機會,安排好烽火傳遞軍情,布置好偵查的斥堠,等敵到了肅州,我早就是以逸待勞了,只要出奇的發動一次攻擊,就能讓敵人連一匹馬也逃不脫。夷使來北京進貢的,就把這和意思告訴他們,打消他們邪惡的念頭,讓他們從此不敢再來進犯肅州。

?

很短的時間之后,阿黑麻又命令手下的頭目牙蘭領著二百嘍啰占據哈密,我認為對于這些敵虜如果只宣示朝廷的恩德不讓他們知道大明的軍威,那么他們始終不會有所畏懼,必須像漢朝的陳湯一樣行事。所以找到了肅州的撫夷指揮楊翥,他對當地的風俗人情非常了解,又對哈密的道路情況很熟悉,因此當地的夷都很信服楊翥。

?

于是向朝廷請示派當地守土的官員讓楊翥來京師奏事,商量如何干掉牙蘭的辦法。楊翥就說了罕東到哈密之間最快的道路,【罕東,古衛名,現有爭議】我說:“如果用漢兵三千人作為后援,又再選用罕東當地的番兵三千人,用這六千人作為前鋒,【明軍和唐軍一樣,向來有多民族,多族群組成】每個人都準備幾天的熟食口糧,日夜兼程發起突然襲擊。這個辦法怎么樣?”楊翥說:“這樣的話一定可以取勝!

?

哈密歷史

于是我在弘治八年請了圣旨,安排甘州的守臣精選了三千漢軍,交給分守肅州的副總兵彭清統領,由南山走之前說的快捷小路,奔襲至罕東,緊急的調集番兵備足六千兵力,連夜行軍一舉斬殺牙蘭。

?

可是守臣因為貪圖功勞,于是親自率領漢兵到了肅州,【「乃親率漢兵至肅州」,「肅」原作「欽」,據明紀錄匯編本改!坑衷诩斡P停駐了很久,等了很久罕東衛的番兵也沒有前來匯合,只好命令彭清沿著通常走的沒有水草的道路遠行。如果延誤,牙蘭早就得知了明軍要來的消息,于是率著大部人馬逃跑了。明軍到了哈密,得到了城市對敵人進行追捕,只斬首六十多,雖然斬首不多可是軍威大振于西域,巡按御史于是按功造冊申請嘉獎。

?

我認為軍隊遠征哈密,雖然沒抓住牙蘭,但是勝利也不小,而且軍士都很辛苦,都予以了犒賞。另外鎮守太監陸誾、總兵官右都督劉寧、巡撫左僉都御史許公進的功勞和升賞,請皇上親自裁定。于是皇上給鎮守太監陸誾加了俸米二十石,劉寧升左都督加了俸米一百石,巡撫左僉都御史許公進被提升為右副都御史,彭清被提升為實授都督僉事,如此豐厚的封賞,讓所有人都非常滿意。

?

因為這一戰,阿黑麻于是害怕明軍有了后悔之意,沒有別的辦法好想,于是派遣使者入貢,而且帶著陜巴和金印前來歸順,并且乞求放回他的黨羽寫亦虎仙和滿速兒等,這是弘治九年的事!竟1496年,此時哥倫布第二次航行回到西班牙】我因為擔心他狡詐不講信義,于是請命讓對方前把陜巴和金印交出來,然后安排到甘州等待前一步的布置,然后來派人去兩廣把寫亦虎仙和滿速兒等這四十多人找出來,送到甘州!具@四十多個哥們,喝了幾天早茶倒是舒服】把第一次事前準備的賞賜和給阿黑麻的詔書和賞賜等都附入到這一次招降他們的敕書中,全部一起交給了這些貢使讓他們一起帶回去。


這一切發生前,朝廷早就準備好的給陜巴的蟒衣、彩段、冠服,正好總制三邊經略哈密、太子太傅、兵部尚書王公越來到前線,于是就請他按著皇帝的敕命把賞賜之物,賜給陜巴之后,又派遣使者護送著從甘州一路到達哈密。


哈密幾個縣

阿黑麻以是畏威悔過,計無所出,遂遣使入貢,并以陜巴、金印來歸,且求寫亦滿速兒等,時弘治九年也。予以其挾詐,乃請取陜巴、金印至甘州俟命,然后取寫亦滿速兒四十余人于兩廣,付甘州,給前錫賚及阿黑麻敕諭并賞賜表裹等皆附入今降敕內,俱交與后貢番使同寫亦滿速兒等歸之。其先未給賜陜巴蟒衣、彩段、冠服,適值總制三邊經略哈密、太子太傅、兵部尚書王公越前來,【明朝名將王越,一代猛人,詩人,王守仁曾為其修墳】就由他宣詔把賞賜給了陜巴,并派使者護送陜巴等進入哈密。

?

這時候又有內侍【明代文中內侍常指閹官】希望按排指揮倪端、百戶王希恭、充軍閑住指揮使馬俊嘗到哈密來,因為這三個人都會迎合這些太監,所以想提拔他們,所以他們打無恥的主意想騙取護送陜巴的任務,好到吐魯番取寶物以顯示功勞。太監們喜歡寶貨,也不管這些人的詭計,讓他們上本子要求恢復官職。

?

我認為馬俊從前守尋州,貪污起來太過份了,既然安排了軍隊中的虛職,就不要恢復他做官了?墒遣痪弥髞砹耸ブ,復用為指揮同知!緩娜肺涔佟课乙蟀褢撡n給陜巴的冠服、彩段等物讓總制王越的手下千戶張仁去送?墒沁@些太監們就是要讓馬俊這幫人去送,就這樣耽誤了很多日子,【「遂躭延日久」,「日」原作「月」,據明紀錄匯編本改!课医K于爭取到了皇命,讓張仁去送賞賜了,東西送到王越恰好就在工作崗位上死去了。拖到了弘治十一年的二月,最后守臣才把朝廷的冠服和詔書從甘州送給陜巴!就踉街,真千古奇冤,另有王世貞文說此事】

?

到了這個時候,三大族群的的頭目都督寫亦虎先是回回首領,【同:寫亦虎仙】奄克孛羅是畏兀兒首領,拜迭力迷失是哈剌灰首領,這三大首領現在都愿意擁戴陜巴了。

?

我又考慮到哈剌灰部落是以射獵為生的,勇武彪悍,其它部落都懼怕他們,多數都不愿意住在哈密城里,于是請求把他們的一半家室族人留居在肅州,同意他們往來以便他們歸心明朝。并讓張、緱等人【這里的張、緱,可能是前面提到的兵部右侍郎張公海、都督僉事緱謙,這兩人何時又重新為官了?原文未言明,待查】查出之前住在甘州后來到哈密因為戰爭離散的各族人一共二千多人,明朝送給他們耕牛和牲畜、種子、布匹、衣服和口糧等生活物資,派遣撫夷千戶幾個人,在弘治十一年二月的時候護送他們到了哈密。

?

哈密有幾個縣哪些

弘治十三年,甘州巡撫都御史周季麟把往來有功的人員上奏朝廷,鎮守太監陸誾、總兵官彭清、都御史周季麟都賞賜了彩段,白金。我也得到了相應的賞賜。

?

自此之后阿黑麻感激并畏懼朝廷的恩威,于是和黑樓國等都派遣使臣來大明入貢,各種之間和睦了,邊境上也安寧了,而整個大明九邊也解除了西方的警報。!要懾服丑惡的敵虜,興復被滅了很久的番屬國,全部都靠著圣天子的明圣,而且經略了十多年才成功,中間處理這些事的難道是靠某一個人嗎?為什么成功這么的不容易呢?當年唐朝宰相狄仁杰所說的,當其中一個國家快要滅亡了,乃至已經滅亡絕后了,其他的國還要找到這國家的后人,扶助他起來復國!镜胰式艽嗽,見于《舊唐書》,然狄公此話乃出于《論語·堯曰》:“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薄慷眠@個道理的人,都是有所根據的呀。

?

所以記載興復哈密國的這些事和我朝為什么這么做,讓后來的人知道故事的緣由有地方查正。

 

附錄:

?

馬端肅三記三卷(戸部尚書王際華家藏本)

?

明馬文升撰文升字負圖鈞州人景泰辛未進士官至兵部尚書加少師太子太師端肅其謚也事跡具明史本傳此三篇皆所自述一日西征石城記紀成化初為陜西巡撫與項忠平滿四之亂事一日撫安遼東記紀成化十四年遼東巡撫陳銊冒功激變而文升奉命撫定之事一日興復哈密記紀宏治初土魯番襲執哈密忠順王而文升持議用兵遣許進等討平之事三記本在文升所著集中此其析出別行之本也

?

案三記皆文升所自述宜入傳記類中然三事皆明代大征伐文升特董其役耳實朝廷之事非文升一人之事也故仍隸之雜史類焉(四庫全書總目·史部·雜史類存目)

?

?


解說吧微信公眾號:yimasm
關注解說吧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