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解說 > 游戲新聞

【碧藍航線】青葉手記(十八)——大黃蜂的又一年

分享到: ? ? ? ? ? ? ?

大黃蜂碧藍航線

即使在略顯嘈雜的晚會現場,這一聲清脆的悶響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回眸。

雖然沒有了標志性的牛仔帽,但那一對肆意飄揚的雙馬尾以及大大咧咧的性格依舊使人一眼就能想起其主人的音容。

金發雙馬尾的形象,其他艦娘也有,但不是傲嬌,還是個元氣少女,這就比較特別了。

失去了阻礙,積蓄已久的酒液爭先恐后地噴涌而出,潔白的餐桌沾染上了道道水跡。若在平日,謝菲爾德一定已經低沉著臉,恨不得上來教訓一番。但今日,站立在晚會一角隨時待命的謝菲卻沒有太大的變化。

碧藍航線大黃蜂怎么樣

今天是特例。

況且,某種意義上,餐桌就是為了被弄臟而生的?



大黃蜂撈船

可能是平時穿慣了緊身熱褲,優雅的黑色長裙被大黃蜂開了一個大大的分叉,行走起來倒是有點披風的感覺。

就著噴涌的酒液,大黃蜂順手拿起一個酒杯,橙黃色的酒液泛著點點氣泡注入酒杯之中。這一杯遞給了坐在一旁的約克城。

平時深居簡出的約克城也是難得打扮了了一番,一襲簡單的黑色長裙盡顯其高挑的身材,端莊而又優雅。一條黑色絲帶把披散的銀發束起,讓約克城好似年輕了一些。

至于另一個姐妹企業,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大黃蜂號

酒杯按著順序,一杯杯遞入眾人的手中,碰上幾個小驅逐艦,還稍稍逗弄了兩番。

“記者小姐,這是你的”

接過遞來的香檳杯,與對面的少女輕輕一碰,小小的抿了一口。而對面的雙馬尾則是仰頭一飲而盡,橙黃色的酒液沒有全部沒入其口中,一絲絲順著嘴角滑下,滑落到其光滑的胸口,也滑落到正飛揚著的金發雙馬尾之上。在晚會燈光照射下,折射出陣陣光暈;只是分不清這是酒液,還是其他的什么。

與去年差不多的晚會,差不多的美食和美酒,還有差不多的慶賀煙火,嗯,還有差不多的大黃蜂。

艦娘大黃蜂

“真希望這世界能和平,以后能每天看這么美麗的煙花!

“煙花如果每天看,就不美麗了,還有這個愿望是不是去年說過了!

“是嗎?”

兩人交談的聲音傳入耳中,一個是大黃蜂,另一個是......阿芙樂爾!

碧藍航線獨立和大黃蜂

大黃蜂摘掉了自己標志性的牛仔帽,阿芙樂爾也摘掉了自己標志性的棉帽。

大黃蜂身著禮服,卻照舊穿著緊身熱褲;阿芙樂爾也穿著禮服,也照舊留著兩條大辮子。

又過了一年,她們都變了,但也都沒變。

“阿芙樂爾小姐,真是只有在這種地方才能遇上您呢!

戰艦少女大黃蜂

舉著手中還有大半的酒杯,微微向阿芙樂爾小姐示意。自從去年采訪過她之后,這一年就沒怎么見過她。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嘛,其他地方又不需要我不是嗎!

阿芙樂爾將大黃蜂遞來的香檳一飲而盡,還有點回味地舔舔舌頭。嘴上說著喪氣的話,臉上倒是一點能算得上落寞的神情都沒有。

“今天是開心的日子,我們的指揮官到這個港區也兩年了,就不要說什么喪氣話啦。況且,真要說的話,現在這個港區這幾百艦娘,有幾個比我來得早的,連約克城姐姐和企業姐都比我晚呢,估計也就歐根那幾個比我早點了,我現在還不是整天呆在船塢里嗎!

碧藍航線大黃蜂裝備

咳,又一個嘴上說著委屈的話,卻在那逞強的。大黃蜂這是喝醉了終于解鎖了隱藏的傲嬌屬性了?

阿芙樂爾伸手摸了摸大黃蜂的禮服,弄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聽說這是指揮官親自為你選的!

“那當然,我就知道指揮官沒有忘記我,想當初,指揮官初來乍到,可以說是一無所有,那個時候,我可是艦隊的主力啊,那時候...”

碧藍航線大黃蜂萌娘百科

咦,我沒看錯吧,大黃蜂居然臉紅了,不對不對,一定是我看錯了,一定是她酒量不行。真是的,酒量不行還喝這么多。

窗外的煙火大會還在繼續,規模應該是比去年大了一些,時不時的還能在鋪滿黑夜的花朵之中發現一個個“2”。

與好友走散的夕暮,雙手搭在窗邊一個人默默地觀賞,等待她的同伴前來找他;斯佩則和z23一起,簇擁著一名披散著金發的女子,那是她們的領袖,將會帶領她們擺脫鐵血命運束縛的關鍵人物。另一邊的大黃蜂已經摟著阿芙樂爾的脖子開始講述自己當初的英勇壯舉了。

這世界變化太快,有的人心懷希望迎接改變,因為她們沒有選擇;也有的人遲遲不肯放手,因為她們為過去付出了太多。

還有的,不管過去還是現在,她的初心從未改變,她的誓言永不褪色,就像,那在不遠處的小樹叢里舉著相機不知道在做這么的高挑女子。


嗯,我好像知道企業到底去哪了。

解說吧微信公眾號:yimasm
關注解說吧公眾號,訂閱更多奇聞趣事
分享到 ? ? ? ? ? ? ?